科技

ChatGPT 火爆全球的背后

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

 

文《小康》·中国小康网 袁凯

技术突破正使得AIGC成为市场热点,科技巨头争相布局。但合规、知识产权等风险也给数字治理带来新的挑战。

上线不到一周日活用户破百万,2个月破亿……今年2月初,AI聊天机器人ChatGPT火爆全球,一时间成为现象级消费类AI应用。这也使得继专业生成内容和用户生成内容之后,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自动或辅助生成内容的AIGC成为资本市场的热词。

数字经济时代到来,深度学习技术推动人工智能进入到大规模应用阶段,市场已经给出了答案:AIGC应用市场有望率先实现需求爆发。

与此同时,以ChatGPT为代表的AIGC不得不面对“成长的烦恼”,对于大数据与算力的强依赖限制其快速发展,超预期的新应用新模式正引发市场担忧,可能带来的合规、知识产权等风险也将给数字治理带来新的挑战。

刷爆网络 AIGC刷爆网络,其强大的内容生成能力使得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难以望其项背。图源/hellorf

技术突破,AIGC登台

普通人对AIGC这个专业词汇所涉及的领域并不陌生。2022年,引爆AI作画领域的DALL-E 2、Stable Diffusion等AI模型不断刷屏。今年二月,以接近人类水平的对话机器人ChatGPT为代表,AIGC刷爆网络,其强大的内容生成能力使得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难以望其项背。学术界和产业界形成共识:AIGC绝非昙花一现,其底层技术和产业生态已经形成了新的格局。

任何AI技术都不是空中楼阁,AIGC是人工智能产业链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。正如20年的技术探索,完成了从BB机、小灵通到现在智能手机的普及。AI技术研发积累同样如此,深度学习技术突破、算力提升、大数据积累等因素,共同成就了ChatGPT的 “出圈”。

中国电子学会数据显示,2021年中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市场规模为1300亿元,同比增长38.9%。据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,到2025年,我国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,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5万亿元。AI技术高速迭代,增速可谓惊人。

事实上,聊天机器人并不是新鲜概念。早在1996年央视春晚上,蔡明与郭达表演的小品《机器人趣话》就向全国人民趣味地科普了聊天机器人。如果说90年代的人们对AI聊天还仅仅是调侃,此后智能手机上搭载的siri、小爱同学等语音助手则更贴近日常生活。如今,技术的突破使得早期多偏娱乐性质的聊天机器人,逐渐应用于客服、搜索引擎等商业场景。

以ChatGPT为例,本质上来讲,它是一个大型语言模型,接受过大量文本数据的训练,这使其能够对各种各样的输入生成类似人类的反应。“ChatGPT通过大规模的语言学习模型训练,大幅度提高了人工智能应答功能,并能根据人们提出的要求,综合整理和输出相关主题的内容。”萨摩耶云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表示,经过高强度训练的ChatGPT能够生成文章、计算机代码等,也可以完成一些由人工处理的知识工作,根据文字内容转化为绘图等艺术表达形式。

但比起普通的搜索引擎,ChatGPT更能理解人类语言的模糊性,对个性化的问题作出不同回答。针对“假如你是苏格拉底,我是你的学生,你会关心我的哪些方面?”“如果你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,你会怎么看我这种不会赚钱的学生呢?”这样不同的问题,ChatGPT能够抓住苏格拉底和威尼斯商人的不同特质进行回复,“在苏格拉底看来,赚钱并不是人生的主要目的”“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更看重金钱和物质享受”。

对自然语言处理增强学习、深度循环神经网络及其改进版本、大模型等已有技术与大量的数据支持,共同支持着ChatGPT这类AIGC应用。“相比于其他聊天机器人,ChatGPT能更好地理解对话语境,并在生成文本时考虑到先前的对话内容,输出更符合语言逻辑与人类价值观的高质量文本,同时还增加了代码理解和生成能力,极大地提高了实用性,拓宽了应用场景。” 工信部新基建重大项目评审专家、北京邮电大学科技园元宇宙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陈晓华认为这是ChatGPT乃至AIGC应用的优势所在。

科技巨头争相布局

资本市场同样对AIGC反响强烈。海外,谷歌、Meta、微软等科技公司也不断推动从文字、图画走向视频的AIGC创新迭代。在国内,腾讯发布了写稿机器人Dreamwriter,阿里巴巴旗下AI在线设计平台鹿班实现海报设计生产,字节跳动旗下的剪映和快手推出的云剪能够进行AI视频创作。去年8月,百度发布AI艺术和创意辅助平台“文心一格”,可快速生成AI画作。

ChatGPT火爆过后,今年2月7日,百度方面表示,内部类似于聊天机器人ChatGPT的项目名字确定为“文心一言”,英文名ERNIE Bot,将在三月份完成内测,面向公众开放。目前,文心一言在做上线前的冲刺。百度方面称,从技术角度而言,人工智能有四层架构,包括底层的芯片、深度学习框架、大模型以及最上层的搜索等应用。文心一言,位于模型层。

此前,微软表示将ChatGPT整合进必应搜索,谷歌也计划在其搜索引擎中添加高级人工智能功能。按照谷歌和微软节奏,百度文心一言开放内测还有可能提前。

尽管如此,短期而言,AIGC还难以实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。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认为,现在的技术创新获得了一定突破,但并非性突破,AIGC为产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,但由于技术存在种种不足,仍然需要不断迭代完善。目前虽然获得了一些企业关注,但总的来看并不能马上产生推动经济发展的作用。

天使投资人、知名专家郭涛也表示,当前国内AIGC赛道尚处于孕育探索阶段,存在关键核心技术不成熟、免费素材资源较少、内容堆砌且质量层次不齐、成熟的商业应用场景较少、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及技术伦理挑战等突出问题,短期内还难以实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。

知识产权与伦理等问题悬而未决

AIGC向人们展现了人工智能大规模预训练模型的强大威力,但仍有一些重要问题悬而未决。

首先是知识产权问题。法律具有相对的滞后性,新的法律制度与体系必定在新的经济基础与经济形势之后出现。人工智能创造物的权利归属并没有得到确认,这直接影响了资本信心与产业发展。据了解,针对AIGC领域,目前国内国外的通行做法是考虑除了AI之外,是否有人的智力或创造性劳动。

律师张峰认为,在AIGC创作认定作者比较复杂。根据我国《著作权法》的规定,作者只能是自然人、法人或非法人组织,很显然AIGC不是被法律所认可的权利主体,因此不能成为著作权的主体。AIGC作品属于平台、完全开源还是生成者,目前尚未形成统一意见。此外,AIGC的作品具有较强的随机性和算法主导性,能够准确证明AIGC作品侵权的可能性较低。同时,AIGC是否具有独创性目前难以一概而论,个案差异较大。

AIGC背后的技术伦理问题同样备受关注。张孝荣认为,假设ChatGPT已经具备大规模商业化的条件,至少需要解决三大问题,除了版权问题外,还有信息安全问题与伦理与监管问题。研究人员陈佳以科研领域为例阐述了其对技术伦理边界的担忧:“随着ChatGPT分析能力指数级的爆发,未来很难避免作者利用它去伪造实验数据和篡改实验结果。”

(《小康》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)

本文刊登于《小康》2023年2月下旬刊